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程氏家谱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楼主: 程佳兴

又一佐证资料—程公颢就是程富,绚就是炫 [复制链接]

版主

程氏DNA探索者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发表于 2017-9-7 07:58:39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默者 于 2017-9-7 09:00 编辑
程佳兴 发表于 2017-9-7 06:56
公颢,字富,之事齐王元吉府。这里的‘之’是‘去’的意思。去齐王李元吉府上做事。

不符合古文语法,事齐王与之事齐王,语义重复,太过牵强了吧,我前面讲了,这个谱可能清楚公颢名富,但此处断句就应为字富之,可能是谱误,也可能根本不知道公颢名富。从谱上名与字分不清的情况看修谱人的认知与考证欠缺,或水平有限,也可能是请人代笔。

学猛宗亲在兮甲盘中“休亡敃”,说亡字是误读,应该是旋转90度,就是个父字,这样休父就座实了,孰不知在许多金文和铭文中都有出现“亡敃”二字,你这样解释让甲骨文,篆隶研究者情何以堪?

为程氏文献或者为自己的观点找证据也要客观,不然会被他人笑话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7-9-7 12:04:43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良军-湖北 于 2017-9-7 19:42 编辑
默者 发表于 2017-9-7 07:58
不符合古文语法,事齐王与之事齐王,语义重复,太过牵强了吧,我前面讲了,这个谱可能清楚公颢名富,但此 ...

明宇宗亲好!

不管怎么讲,若把【公颢字富之事齐王元吉府.....】,断句为【公颢,字富之,事齐王元吉府......】,是永远不能接受的!

按照你所说,理解为【公颢字富。之事,齐王元吉府.....】可否?


之后,之前,之家,之子与之事,不行吗......即便(假设)郭沫若本人活着,也要进行理论下去。!!!

与原注册【ID:55785】同行,继续努力学习!!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宣传达人 论坛元老

发表于 2017-9-7 20:48:06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光华 于 2017-9-7 20:50 编辑
默者 发表于 2017-9-7 07:58
不符合古文语法,事齐王与之事齐王,语义重复,太过牵强了吧,我前面讲了,这个谱可能清楚公颢名富,但此 ...

有人一定要理解成公颢就是富,也是可以的!不过,句应该这样断:公颢字富之事齐王元吉府,魏征爱其为人。译成现代汉语的意思是:公颢字富在齐王元吉府上做事(当差)的时候……而不是“去齐王元吉府做事”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发表于 2017-9-8 07:00:01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佳兴 于 2017-9-8 07:03 编辑



请看育、皆、炫这三代先祖的注解。

附件: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。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发表于 2017-9-8 07:05:31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佳兴 于 2017-9-8 07:11 编辑

《 说文解字》:“之,出也。象艸过屮,枝茎益大,有所之。一者,地也。凡之之属皆从之,止而切。”段《 注》:“引申之义为往,《释诂》:‘之往是也。’按:之有训为‘此’者。     “之”的引申义为往,富往李元吉府做事。
     “之“,本义为出,富出李元吉府做事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版主

程氏DNA探索者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发表于 2017-9-8 07:35:00 |显示全部楼层
程良军-湖北 发表于 2017-9-7 12:04
明宇宗亲好!

不管怎么讲,若把【公颢字富之事齐王元吉府.....】,断句为【公颢,字富之,事齐王元吉府 ...

您举例中之与谱中之事不能相同而语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版主

程氏DNA探索者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发表于 2017-9-8 07:39:00 |显示全部楼层
程佳兴 发表于 2017-9-8 07:05
《 说文解字》:“之,出也。象艸过屮,枝茎益大,有所之。一者,地也。凡之之属皆从之,止而切。”段《 注 ...

百度上都有,我们心中都明白,此谱要表达的意思,名字不分肯定有误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7-9-8 12:21:02 |显示全部楼层

【齐桓晋文之事】(原文与译文


一、原文:
    齐宣王问曰:“齐桓、晋文之事可得闻乎?
  孟子对曰:“仲尼之徒无道桓文之事者,是以后世无传焉,臣未之闻也。无以,则王乎?”
  曰:“德何如,则可以王矣?”
  曰:“保民而王,莫之能御也。”
  曰:“若寡人者,可以保民乎哉?”
  曰:“可。” 
  曰:“何由知吾可也?”
  曰:“臣闻之胡龁曰:‘王坐于堂上,有牵牛而过堂下者。王见之,曰:“牛何之?”对曰:“将以衅钟。”王曰:“舍之!吾不忍其觳觫,若无罪而就死地。”对曰:“然则废衅钟与?“曰:‘何可废也?以羊易之。’不识有诸?”
  曰:“有之。”
  曰:“是心足以王矣。百姓皆以王为爱也,臣固知王之不忍也。”
  王曰:“然,诚有百姓者。齐国虽褊小,吾何爱一牛?即不忍其觳觫,若无罪而就死地,故以羊易之也。”
  曰:“王无异于百姓之以王为爱也。以小易大,彼恶知之?王若隐其无罪而就死地,则牛羊何择焉?”
  王笑曰:“是诚何心哉?我非爱其财而易之以羊也,宜乎百姓之谓我爱也。”
曰:“无伤也,是乃仁术也,见牛未见羊也。君子之于禽兽也:见其生,不忍见其死;闻其声,不忍食其肉。是以君子远庖厨也。”
  王说,曰:“诗云:‘他人有心,予忖度之。’──夫子之谓也。夫我乃行之,反而求之,不得吾心;夫子言之,于我心有戚戚焉。此心之所以合于王者,何也?”
  曰:“有复于王者曰:‘吾力足以举百钧,而不足以举一羽;明足以察秋毫之末,而不见舆薪。’则王许之乎?”
  曰:“否。”
  “今恩足以及禽兽,而功不至于百姓者,独何与?然则一羽之不举,为不用力焉;舆薪之不见,为不用明焉;百姓之不见保,为不用恩焉。故王之不王,不为也,非不能也。”
    曰:“不为者与不能者之形,何以异?”
  曰:“挟太山以超北海,语人曰:‘我不能。’是诚不能也。为长者折枝,语人曰:‘我不能。’是不为也,非不能也。故王之不王,非挟太山以超北海之类也;王之不王,是折枝之类也。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;幼吾幼,以及人之幼:天下可运于掌。诗云:‘刑于寡妻,至于兄弟,以御于家邦。’言举斯心加诸彼而已。故推恩足以保四海,不推恩无以保妻子;古之人所以大过人者,无他焉,善推其所为而已矣。今恩足以及禽兽,而功不至于百姓者,独何与?权,然后知轻重;度,然后知长短;物皆然,心为甚。王请度之!抑王兴甲兵,危士臣,构怨于诸侯,然后快于心与?”
  王曰:“否,吾何快于是,将以求吾所大欲也。”
  曰:“王之所大欲,可得闻与?”
  王笑而不言。
  曰:“为肥甘不足于口与?轻暖不足于体与?抑为采色不足视于目与?声音不足听于耳与?便嬖不足使令于前与?王之诸臣皆足以供之,而王岂为是哉?”
  曰:“否,吾不为是也。”
  曰:“然则王之所大欲可知已:欲辟土地,朝秦楚,莅中国而抚四夷也。以若所为,求若所欲,犹缘木而求鱼也。”
  王曰:“若是其甚与?”
  曰:“殆有甚焉。缘木求鱼,虽不得鱼,无后灾;以若所为,求若所欲,尽心力而为之,后必有灾。”
  曰:“可得闻与?”
  曰:“邹人与楚人战,则王以为孰胜?”
  曰:“楚人胜。”
  曰:“然则小固不可以敌大,寡固不可以敌众,弱固不可以敌强。海内之地,方千里者九,齐集有其一;以一服八,何以异于邹敌楚哉?盖亦反其本矣。今王发政施仁,使天下仕者皆欲立于王之朝,耕者皆欲耕于王之野,商贾皆欲藏于王之市,行旅皆欲出于王之涂,天下之欲疾其君者,皆欲赴愬于王;其若是,孰能御于?”
  王曰:“吾惛,不能进于是矣。愿夫子辅吾志,明以教我;我虽不敏,请尝试之。”
  曰:“无恒产而有恒心者,惟士为能;若民,则无恒产,因无恒心。苟无恒心,放辟邪侈,无不为已。及陷于罪,然后从而刑之,是罔民也。焉有仁人在位,罔民而可为也?是故明君制民之产,必使仰足以事父母,俯足以畜妻子;乐岁终身饱,凶年免于死亡;然后驱而之善,故民之从之也轻。今也制民之产,仰不足以事父母,俯不足以畜妻子;乐岁终身苦,凶年不免于死亡。此惟救死而恐不赡,奚暇治礼义哉!王欲行之,则盍反其本矣。五亩之宅,树之以桑,五十者可以衣帛矣;鸡、豚、狗、彘之畜,无失其时,七十者可以食肉矣;百亩之田,勿夺其时,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;谨庠序之教,申之以孝悌之义,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。老者衣帛食肉,黎民不饥不寒:然而不王者,未之有也。”

二、译文:
    齐宣王问(孟子)说:“齐桓公、晋文公(称霸)的事,(我)可以听听吗?
  孟子回答说:“孔子的弟子之中没有讲述齐桓公、晋文公的事情的人,因此后世失传了。我没有听说过这事。(如果)不能不说,那么还是说说行王道的事吧!
  (齐宣王)说:“要有什么样的德行,才可以称王于天下呢?”
  (孟子)说:“使人民安定才能称王,没有人可以抵御他。”
  (齐宣王)说:“像我这样的人,能够安抚百姓吗?”
  (孟子)说:“可以。”
  (齐宣王)说:“从哪知道我可以呢?”
  (孟子)说:“我听胡龁说(我从胡龁那听说):‘您坐在大殿上,有个人牵牛从殿下走过。您看见这个人,问道:“牛(牵)到哪里去?”(那人)回答说:“准备用它来祭钟。”您说:“放了它!我不忍看到它那恐惧战栗的样子,这样没有罪过却走向死地。”(那人问)道:“既然这样那么,废弃祭钟的仪式吗?”你说:“怎么可以废除呢?用羊来换它吧。”’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?”
  (齐宣王)说:“有这事。”
  (孟子)说:“这样的心就足以称王于天下了。百姓都认为大王吝啬。我诚然知道您是于心不忍。”
  (齐宣王)说:“是的。的确有这样(对我误解)的百姓。齐国虽然土地狭小,我怎么至于吝啬一头牛?就是不忍看它那恐惧战栗的样子,这样无罪却走向死地,因此用羊去换它。”
  (孟子)说:“您不要对百姓认为您是吝啬的感到奇怪。以小换大,他们怎么知道您的想法呢?您如果痛惜它无罪却走向死地,那么牛和羊又有什么区别呢?”
  齐宣王笑着说:“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想法呢?(我也说不清楚),我(的确)不是吝啬钱财而以羊换掉牛的,(这么看来)老百姓说我吝啬是理所应当的了。”
  (孟子)说:“没有关系,这是体现了仁爱之道,(原因在于您)看到了牛而没看到羊。有道德的人对于飞禽走兽:看见它活着,便不忍心看它死;听到它(哀鸣)的声音,便不忍心吃它的肉。因此君子不接近厨房。”
  齐宣王高兴了,说:“《诗经》说:‘别人有什么心思,我能揣测到。’──说的就是先生您这样的人啊。我这样做了,回头再去想它,却想不出是为什么。先生您说的这些,对于我的心真是有所触动啊!这种心之所以符合王道的原因,是什么呢?”
  (孟子)说:“(假如)有人报告大王说:‘我的力气足以举起三千斤,却不能够举起一根羽毛;(我的)眼力足以看清鸟兽秋天新生细毛的末梢,却看不到整车的柴草。’那么,大王您相信吗?”
  (齐宣王)说:“不相信。”
“如今您的恩德足以推及禽兽,而老百姓却得不到您的功德,却是为什么呢?这样看来,举不起一根羽毛,是不用力气的缘故;看不见整车的柴草,是不用目力的缘故;老百姓没有受到保护,是不肯布施恩德的缘故。所以,大王您不能以王道统一天下,是不肯干,而不是不能干。”
  (齐宣王)说:“不肯干与不能干在表现上怎样区别?”
  (孟子)说:“(用胳膊)挟着泰山去跳过渤海,告诉别人说:‘我做不到。’这确实是做不到。为长辈弯腰作揖,告诉别人说:‘我做不到。’这是不肯做,而不是不能做。大王所以不能统一天下,不属于(用胳膊)挟泰山去跳过渤海这一类的事;大王不能统一天下,属于对长辈弯腰作揖一类的事。尊敬自己的老人,进而推广到尊敬别人家的老人;爱护自己的孩子,进而推广到爱护别人家的孩子。(照此理去做)要统一天下如同在手掌上转动东西那么容易了。《诗经》说:‘(做国君的)给自己的妻子作好榜样,推广到兄弟,进而治理好一家一国。’──说的就是把这样的心推广到他人身上罢了。所以,推广恩德足以安抚四海百姓,不推广恩德连妻子儿女都安抚不了。古代圣人大大超过别人的原因,没别的,善于推广他们的好行为罢了。如今(您的)恩德足以推广到禽兽身上,老百姓却得不到您的好处,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?用秤称,才能知道轻重;用尺量,才能知道长短,事物都是如此,人心更是这样。大王,您请思量一下吧!
  “还是您发动战争,使将士冒生命的危险,与各诸侯国结怨,这样心里才痛快么?”
  齐宣王说:“不是的,我怎么会这样做才痛快呢?我是打算用这办法求得我最想要的东西罢了。”
  (孟子)说:“您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,(我)可以听听吗?”
  齐宣王只是笑却不说话。
  (孟子)说:“是因为肥美甘甜的食物不够吃呢?又轻又暖的衣服不够穿呢?还是因为各种色彩不够看呢?美妙的音乐不够听呢?左右受宠爱的人不够用呢?(这些)您的大臣们都能充分地供给,难道大王真是为了这些吗?”
  (齐宣王)说:“不是,我不是为了这些。”
  (孟子)说:“那么,大王所最想得到的东西便可知道了:是想开拓疆土,使秦国、楚国来朝见,统治整个中原地区,安抚四方的少数民族。(但是)以这样的做法,去谋求这样的理想,就像爬到树上去抓鱼一样。”
  齐宣王说:“像(你说的)这么严重吗?”
  (孟子)说:“恐怕比这还严重。爬到树上去抓鱼,虽然抓不到鱼,却没有什么后祸;假使用这样的做法,去谋求这样的理想,又尽心尽力地去干,结果必然有灾祸。”
  (齐宣王)说:“(这是什么道理)可以让我听听吗?”
  (孟子)说:“(如果)邹国和楚国打仗,那您认为谁胜呢?”
  (齐宣王)说:“楚国会胜。”
  (孟子)说:“那么,小国本来不可以与大国为敌,人少的国家本来不可以与人多的国家为敌,弱国本来不可以与强国为敌。天下的土地,纵横各一千多里的(国家)有九个,齐国的土地总算起来也只有其中的一份。以一份力量去降服八份,这与邹国和楚国打仗有什么不同呢?还是回到根本上来吧。(如果)您现在发布政令施行仁政,使得天下当官的都想到您的朝廷来做官,种田的都想到您的田野来耕作,做生意的都要(把货物)存放在大王的集市上,旅行的人都想在大王的道路上出入,各国那些憎恨他们君主的人都想跑来向您申诉。如果像这样,谁还能抵挡您呢?”
  齐宣王说:“我糊涂,不能懂得这个道理。希望先生您帮助我(实现)我的愿望。明确的指教我,我虽然不聪慧,请(让我)试一试。”
  (孟子)说:“没有长久可以维持生活的产业而常有善心的,只有有志之士才能做到,至于老百姓,没有固定的产业,因而就没有长久不变的心。如果没有长久不变的善心,(就会)不服从约束、犯上作乱,没有不做的了。等到(他们)犯了罪,随后用刑法去处罚他们,这样做是陷害人民。哪有仁爱的君主掌权,却可以做这种陷害百姓的事呢?所以英明的君主规定老百姓的产业,一定使他们上能赡养父母,下能养活妻子儿女;年成好时能丰衣足食,年成不好也不致于饿死。这样之后督促他们做好事。所以老百姓跟随国君走就容易了。如今,规定人民的产业,上不能赡养父母,下不能养活妻子儿女,好年景也总是生活在困苦之中,坏年景免不了要饿死。这样,只把自己从死亡中救出来,恐怕还不够,哪里还顾得上讲求礼义呢?大王真想施行仁政,为什么不回到根本上来呢?(给每家)五亩地的住宅,种上桑树,(那么)五十岁的人就可以穿上丝织的衣服了;鸡、小猪、狗、大猪这些家畜,不要失去(喂养繁殖的)时节,七十岁的人就可以有肉吃了;一百亩的田地,不要(因劳役)耽误了农时,八口人的家庭就可以不挨饿了;重视学校的教育,反复地用孝顺父母,尊重兄长的道理叮咛他们,头发斑白的老人便不会再背着、顶着东西在路上走了。老年人穿丝衣服吃上肉,老百姓不挨饿受冻,如果这样还不能统一天下,那是没有的(事情)。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  【选自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
与原注册【ID:55785】同行,继续努力学习!!!

使用道具 举报

版主

程氏DNA探索者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发表于 2017-9-10 13:03:35 |显示全部楼层
程良军-湖北 发表于 2017-9-8 12:21
【齐桓晋文之事】(原文与译文)
一、原文:
    齐宣王问曰:“齐桓、晋文之事可得闻乎?”

宗亲辛苦了!没有较真就没进步!

证明都程家人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7-9-10 13:17:00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良军-湖北 于 2017-9-10 18:46 编辑

哈哈!明宇宗亲,真的【没有与人较真】!
我书读得少,只是自我感觉,还是要多读点书为好。
记得40年前恢复高考时,其试卷有郑人买履古文言文翻译,不知是什么,那时一个字也没有写。现在回想起来十分愧疚……还是文化人好!
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社区首页| 家园首页| 群组首页|Archiver|手机版|程氏家谱网 ( 苏ICP备12036401号 )  

GMT+8, 2019-6-16 21:34 , Processed in 0.100626 second(s), 1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Templates yeei! 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