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程氏家谱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楼主: 程光华

篁墩文集 [复制链接]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宣传达人 论坛元老

发表于 2014-4-29 19:52:17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光华 于 2014-5-13 15:55 编辑

  人不易物,惟徳其物。

  諸侯既得分賜之物,説這是王者謹徳所致,都不敢輕易把做物看,只把徳来看待其物,若王者不把服食器用為貴,而以珍竒玩好為事,適足以昭其無徳,既不當受其獻,亦難以賜與人了。
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宣传达人 论坛元老

发表于 2014-4-29 19:53:18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光华 于 2014-5-13 16:01 编辑

       徳盛不狎侮。狎侮君子,罔以盡人心;狎侮小人,罔以盡其力。

  召公説:人君謹徳,不可不極其至,若謹徳到那極盛處,則動容周旋都中禮節,自然無有狎慢輕侮人的心了。若徳有未至,則驕矜乘之,必然有狎慢輕侮人的心。如在位的君子經營國事十分勞心,正當知重他,君却狎慢輕侮,待之不以禮君子便見幾而作,髙蹈逺引,求退去了。這等安能得人盡心以為國家?在下的小人趨事赴工十分勞力,正當優恤他,人君却狎慢輕侮,使之不以禮,小人雖微賤,懼怕朝廷,勉強効力,豈無嗟怨之心?這等安能得他盡力以報國家?
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宣传达人 论坛元老

发表于 2014-5-13 16:04:14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光华 于 2014-5-17 16:36 编辑

  不役耳目,百度惟貞。

  貞是正也。人君若能以一心為主,使百體從令,則耳不為淫聲所使而非禮勿聴,目不為滛色所使而非禮勿視,日用常行之間,百為之度,無不得其正矣。若耳目為主,心反聴其所使,則物欲交蔽,日用常行之間,百為之度,何由得正?
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宣传达人 论坛元老

发表于 2014-5-13 16:05:08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光华 于 2014-5-17 16:39 编辑

  玩人喪徳,玩物喪志。

  玩是戯玩。徳是己之所得,志是心之所之。人君若狎侮君子小人便是玩人,以驕滅敬,豈不喪失了己徳?若從于耳目之好,便是玩物,以慾勝剛,豈不喪失了己志?
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宣传达人 论坛元老

发表于 2014-5-13 16:05:58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光华 于 2014-5-17 16:42 编辑

  志以道寧,言以道接。

  道是所當由之理。人君於己之志以道理安處之,則不至于妄發,雖有玩好之物,豈能動得?於人之言以道理酬應之,則不至于妄受,雖有獻諂之言,豈肯聴他?葢存乎中,所以應乎外,制乎外,所以養其中。古昔聖賢傳授心法如此,召公因諫旅獒而極論之。為人君者所當注意。
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宣传达人 论坛元老

发表于 2014-5-13 16:07:12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光华 于 2014-5-17 16:46 编辑

  嗚呼!夙夜罔或不勤,不矜細行,終累大徳,為山九仞,功虧一簣。

  夙是早。或猶言萬一。矜是矜持。八尺為一仞。簣是盛土之器。召公嘆息説:人君謹徳的功夫,一日之間,從早至夜,不可一息懈怠。萬一有些懈怠,這謹徳的功夫便間斷了。細行小節尤當矜持謹守,若視為泛常不肯矜持謹守,終必有累全體之徳。比如為山一般,積累到九仭髙,功夫只欠一簣之土,豈不可惜?召公意思説:武王受獒雖是細行小節,也恐為全徳之累。
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宣传达人 论坛元老

发表于 2014-5-17 16:50:15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光华 于 2014-5-22 14:10 编辑

  允廸兹生民保厥居惟乃世王

  召公又説:誠能行得此一篇告戒的言語,謹徳功夫自無間斷,澤及天下生民安家樂業,受無窮之福,周之子孫世世為君而王業可久矣。武王聖人西旅貢獒初未嘗受召,公尚且拳拳告戒如此,可見古昔聖君不以細行而不謹,大臣不以小過而不諌,後世所宜深思而加念也。
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宣传达人 论坛元老

发表于 2014-5-17 16:51:02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光华 于 2014-5-22 14:17 编辑

  武王既喪,管叔及其羣弟乃流言於國曰:公將不利于孺子。

  這以下是史臣記周公在成王時事。管叔名鮮,是武王弟,周公兄。羣弟是蔡叔,名度。霍叔,名處。此時方監紂子武庚于殷之故都流言,是無根之言,如水之流自彼而至此也。孺子指成王。有商之君,兄死弟立者多,武王崩成王幼,周公權攝國政,商人已自疑了。又管叔是周公之兄,尤所窺伺。故武庚、管叔造為無根之言流布於國中,説如今周公將不利于孺子成王,意要簒奪其位,葢以危懼成王、動揺周公也。史臣言管叔及羣弟而不言武庚,所以深著骨肉相殘之罪。
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宣传达人 论坛元老

发表于 2014-5-17 16:51:55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光华 于 2014-5-22 14:19 编辑

  周公乃告二公曰:我之弗辟,我無以告我先王。

  辟讀如退避之避。周公聴得流言,知道上下疑懼,心裏不安,乃告太公召公説:我若不退避待罪,則于義有所未盡,死後也無詞以告我先王于地下。周公此言,豈自為一身利害之計,亦盡其忠誠而已。
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宣传达人 论坛元老

发表于 2014-5-17 16:53:50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光华 于 2014-5-22 14:22 编辑

  周公居東二年則罪人斯得

  罪人指管蔡。初流言之起,成王雖疑周公,然無實跡可按。及周公負謗待罪,避居國之東方,以待成王審察,到兩年之久,成王方知流言之人乃是管蔡。曰:罪人者,史臣所記曰斯得者,遲遲之詞也。小人陷害君子,葢一時不能自明,可為世戒。
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社区首页| 家园首页| 群组首页|Archiver|手机版|程氏家谱网 ( 苏ICP备12036401号 )  

GMT+8, 2019-3-19 18:09 , Processed in 0.077013 second(s), 1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Templates yeei! 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