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程氏家谱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004|回复: 5

休寧富溪程氏申訓條規 富溪程氏祖訓家規封邱淵源合編不分卷(安徽省黃山市休寧縣) 抄 [复制链接]

Rank: 2

发表于 2018-10-24 22:36:00 |显示全部楼层
休寧富溪程氏申訓條規

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一、齊家之要必以振三綱爲重,三綱者何?君爲臣綱,父爲子綱,夫爲妻綱也。家長者亦家人之嚴君也,《易》曰:“乾知大始,坤作成物。”乾者君也,父也,夫也,當總其綱而主其大始,坤者臣也,子也,妻也,順成天施而代其終,故綱舉而目張,統一而順序。凡一家之事,家長主其綱,擇家衆分任之,而使之行,子弟若婦雖有才智,亦必稟之於上,不敢擅專,如此則大綱振而彜倫敘,無不舉之事矣。 一、家長爲一家之主宰,家衆之視效,當反身威如,正位乎内外,莊以持己,恕以及物,普一體之公,通上下之情,總其大綱,詢謀而庸,察辨事情,勿遽暴怒,言不妄發,行必當理,好惡不偏,義利必辨,待下勿疑,處事以公,直而温,信而勇,有可愛而不能忘之德,有可畏而不可犯之容,崇謙和之行,敦仁厚之風。如此則家衆儀型罔不從令,家庭肅雝,内外無怨,和氣生而百福臻矣。 一、百行之修,本在一心,欲正心者必以立志爲主,志在於道德,則無修而非道理;志在於名,則無修而非名;志在於利,則無修而非利。夫志不在是而假是以爲名,或志在是而物欲得以襍之,則朝滿而夕除,陽掩而陰著,吾未見其有成也。志苟立於道德,則以仁義中正爲主,孜孜不已,念念在兹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,動靜不忘表裡如一,人言不能摇,勢利不能屈,私欲不萌,本體澄定,萬善具足,百行以出,積中而形外,篤實而光輝,物有不化而家有不齊者未之有也。 一、子事父母,婦事舅姑,當晨昏定省,服勞奉養,問衣視膳,扶持几杖,容貌必恭,執事必正,言語應對下氣怡聲,愛其所愛,敬其所敬,承順養志,事不專爲,受命則籍記速行,畢則返命,事有不可則下氣柔聲具白利害,無大害者亦當曲從,有過則下氣柔聲怡色以諫,諫若不入,起敬起孝,悦則復諫,有疾則寢侍不離,凡此皆事親之大經也。 一、兄弟均是父母一體,須要心常相照,情常相聯,財有不給,多寡則相通濟,事有不妥,大小悉相計議。平居則相歡敘,有變則相禦護,無分爾我。今人不知一體之義,動因小小利害,或爲財産,或爲婦人言語,遂成忿爭,貽憂父母,愛妻子而不愛其親,豈惟悖德,抑亦逆天之甚者也,省之警之。 一、子弟之於兄長務宜恭敬,不得倨肆怠慢,坐必侍立,行則徐候,提挈必代其勞,語言應對須要誠謹怡下,不得戲謔諠譁儳勦,若見嗔怒自當直受,勿得飾辨。如有曲情亦當含忍,次日以告相知者,據事理以諷釋之,不可厲聲抗辨,致傷和氣,謹之慎之。 一、節序會宴必以尊卑爲序,男女皆然,會集之容端而肅,羣居之容和而莊,毋得品藻長上優劣,互相排毁,訐人之私,但當稱人之善,以爲法也。 一、婦以中饋紡績爲職,以柔順貞靜爲行,相夫子以宜家,處上下而無失,須要常常檢束,不可閑行浪語,無故不出中門,無敢干預外事,此婦人之極則也。 一、交接之人尤宜審擇,敦厚忠信能攻吾通者親之,謟諛輕薄、傲慢褻狎、導人爲惡者遠之。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記録之,思與之齊然後已,不拘長少,惟善是從。 一、冠禮乃人道之大端,當遵《家禮》以責成人之道,使之尊重以成厥德。 一、婚禮乃通兩家之好,志向難一,不能盡效《家禮》,亦宜酌古參今,勉而行之,使知嗣事室家之大者也。 一、喪祭之禮尤人子所當盡心,得爲不爲是儉其親,不得爲而爲是僭其分,當稱家有無,毋儉毋僭,其諸禮儀節,並見文公《家禮》。 一、遭大故,爲子孫者當盡送終之誠、哀痛之切,不得飲酒食肉、混處閫内,功緦袒免,各盡其制,毋得簡略。 一、錢糧乃朝廷正供,當依限輸納,切勿拖延,務令本家糧賦輸納在各里之先,不煩催科,庶國爲良民,家爲肖子。 一、親族吉凶往復之禮,貧富相濟,義所當然。今人不分貧富,一往一復無往無還,豈君子之情,古人之風哉?吾家宜革蔽俗,以敦厚風,顧不美歟。 一、鰥寡孤獨及操志不苟、貧而無告者,衆當憫恤賙給,毋得視爲路人。其守道履正之人、素處篤厚被人欺虐誣陷者,當爲之理直,困而乏財者亦當隨力資給,庶見泛愛親仁之實用而興禮義之風矣,亦義舉之一端也,不可不知。 一、諸祖墓肇自後唐,歷至國朝,世守無異,誠恐支繁弊生,謀貪不肖隱禍難知,不得不預防嚴戒。倘爲富豪誘賣,風聞訪知,衆坐賣人立贖,苟恃强梁,正以家規,鳴以公治。果實貧乏,則舉大義勸諭親房代贖,俟賣人有賢嗣交補代還贖。嗚呼,祖宗望於子孫者,保墓爲要,子孫受其庇蔭發達,宜毋破金甌,以慰在天之靈,或患五犯者當行遷葬,或有失所者按譜跟尋,必得之而後已。


訓規條約

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
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



Rank: 2

发表于 2018-10-24 22:38:52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佳兴 于 2018-10-25 10:34 编辑

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一、家之最長者爲家長,推有齒德衆所敬服者一人爲家正,輔家長總主家教,有學行公直果斷精健廉幹者二人爲典禮、典事,輔行家訓,彰善糾惡,攝理庶務。凡推舉彰善稽過,家長主之,家正佐之,攝理者奉而行之,論而書之。家庭有事則攝理者以告長正,集衆議定,乃命各從其事。 一、婦人推年高有德者一人爲閨門楷範,以掌婦訓,有賢能者三人副之,輔其勸率。 一、立規例牌四扇,家正收執,以訓勉其子姓;彰善、糾過簿兩本,典禮典事者收執,但遇善惡隨即書之,至期審議以定賞罰。 一、攝理庶務之人出入不常,故立牌。隨牌交授,隨牌更代,交牌之際必稟家長家正,推擇更代,仍以年月日期某人代掌書於彰善簿,以便查改,如無其人(則)〔暫〕付家正收藏以俟。 一、立賬籍四本,每房收執一本,以防更匿之弊,至期付出以公衆算書。 一、子孫各須恪遵家教,謹守法度,每事必咨稟於家長家正,議而後行,毋得專爲,如遞而生事者,行罰不貸。 一、子婦未敬未孝,不可遽有憎疾,姑教之,若不可教,然後怒之,若不可怒,然後聲於家長以正之。 一、子弟操行不檢及遞訓者,初則諭之以禮,戒之以法;再犯,告於衆而共勉之,勉之不可則罰之,恃頑不服則責之,仍,斥絶之不容宴胙,能自新者復之。其犯悖逆奸惡盗賊者,則責令父母經公理治,毋得縱其辱先。 一、家衆是非臧否不可顧忌不言,在上有失亦當直諫,若有難改之過,衆當巽言以諷之,不聽則法言以匡之,務令自改。如不省悟,强辨飾非、聞諫愈甚者,則書於籍以懲之。其家正及攝理庶務之人如有背訓挾私及停擱規事而不行者,初則諷諭之,再則糾畫之,三則擇賢能者以代之。 一、童幼不得抗抵尊長,有出言不遜制行悖戾者,誨之不悛者,箠之。 一、娶婦三日,禮拜堂上,諭以祖訓,使知遵守,乃教婦初來之意也。 一、諸婦各宜謹守家訓,或有是非,事情難決,必先稟於掌婦訓及副者,聽其剖析分釋,如有不遵訓誨,然後稟於家長,依例行罰。 一、婦有懶惰妒忌鼓舌是非而致人爭競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,不服者絶之。 一、有悍忤之婦,放恣抵觸翁姑者,初犯戒之,再犯罰之,三犯倍罰。如有紊亂大倫不可格化者,責令其夫明以律禮出之。 一、婦有悖逆傷化因而自絶命者,族衆毋得弔祭。如外家恃勢擾害,衆則以理正之,力相維持,毋使陰邪得計,以啓效尤,流禍宗族。 一、婦女及家人有犯例,坐夫男家長,爲其得以戒止,重三綱也。若有犯而不行戒止,是縱之也,故當坐;若已行戒止而不從,是紊三綱矣,自當罰其本犯;若婦女家人有犯當罰,而夫男長者徇私曲護、恃頑不服者,斥而絶之。 一、子孫有立德立功立言亢宗善俗者,婦女有孝行貞烈者,生則饋胙以奬之,殁則揭名以祭之,仍書於籍以示勸。 一、每月朔望咸集於廳事,講論身心,懲勸得失,庶不致於懈怠也。 一、責罰輕重之例書於糾過簿之首。 一、彰善之辭宜顯。如有人孝行,則書曰:某事其親能云云,可謂孝矣。俾不能者知所勸,糾過之辭宜婉。如人有不悌,毋直曰不悌,但云某事兄之道有未盡善,姑書以俟。或能會日自陳者,衆又從而誘掖奬勸之。 一、《易》有言曰,何以聚人,曰財;理財禁非,曰義。人非財不聚,事非財不行,今恒儲敷出不均,惟念祖宗一脉不以多寡有無爲拘,後有興助者,以賢名旌之。 一、儲蓄必擇富厚之家公廉之人掌之,庶無後弊,其賬目必書明白,以備查攷,不得放借侵尅。違者查出照數倍罰,不服者以理繩之。 一、值會之家,整備祭物,應候祭事。至祭日夙興灑掃,陳設祭物及彰善糾過位,然後肅衆,毋致懈怠。 一、會日男婦夙興整潔服餙,質明齊赴祭所致祭,務盡孝思之誠,行宣祖訓,申訓彰善糾過。燕胙稽籍,毋致失禮褻慢。 一、會日如有他故,當先稟於家長,若規避託故不赴者,則以未向善書籍。 一、燕胙自十五歲以上者皆得以齒序坐,使明親長之義,其十五歲以下及婦女雖不預燕皆得餕餘,亦俾均沾福惠也。 一、規約初立,遽難責其一一遵守,姑限一年,使之通曉規義。知而故犯,然後行罰。若夫男不行曉諭而致婦女犯規者,坐責。夫男新婦一年之内有犯亦如上例。 一、前項規約皆據理揆情公定。凡吾子孫務須實踐恪守,以圖永久。如違,輕重照例責罰,若故犯梗罰者,衆聲其罪以絶之,庶使衆心有警,而永保無弊也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宣传达人 突出贡献

发表于 2018-10-25 05:01:46 |显示全部楼层
这篇太长了,看得很累!可以分成几段分开发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发表于 2018-10-25 10:35:54 |显示全部楼层
上面的帖子重复的地方较多,望发帖子的本家撤回重发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2

发表于 2018-10-25 20:13:39 |显示全部楼层
程宗成 发表于 2018-10-25 05:01
这篇太长了,看得很累!可以分成几段分开发。

http://jiapu.library.sh.cn/#/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发表于 2018-10-28 17:38:53 |显示全部楼层
此规条,也已收入《程氏寻根参考》(人物志专辑)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社区首页| 家园首页| 群组首页|Archiver|手机版|程氏家谱网 ( 苏ICP备12036401号 )  

GMT+8, 2019-3-19 18:13 , Processed in 0.092483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Templates yeei! 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