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程氏家谱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4818|回复: 14

清华大学程声通教授所著《汊川往事越千年》涉及有关珍公之子记载 [复制链接]

Rank: 4

发表于 2018-6-16 19:09:34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姓子孙 于 2018-6-25 18:37 编辑

清华大学程声通教授所著《汊川往事越千年》涉及有关珍公之子记载(节录)

          大小“十万公”

       在《汊川程氏世系谱》第二页中有这样一段记载:“明太常寺卿(程)南云由江西至汊口会谱,族人不礼之。大富荣(富溪,或大富营)程曈者冒认为己派,又于珍公八派内加一渝字,谓珍公九派。嘉靖间,时贤执辩不已,后得元建昌处士郢谱,其论始息。”
       程南云(?-1458),江西南城人氏,大书法家,任职南京大理寺卿时(正统年间,1436-1445年)曾来汊口认祖。程南云的先祖是汊口“十万公”,到了汊口以后,发现汊口历史上有两个十万公,使他感到困惑。
       “十万公”,大富翁也。 汊口第一个“十万公”,或称“大十万公”是程渝,生活在唐朝末期,大约公元9世纪。程渝是程沄的弟弟,黄巢之乱后定居汊口,后迁居闵口,“以其什其万,人称十万公”。程渝的后代有人从闵口迁居休宁富溪(大富营,今称大阜)、   江西建昌(今属抚州)府等地。
      第二个“十万公”,或称“小十万公”,是汊川程氏十四世、亮公七世孙程绪,生活在南宋末期,大约公元13世纪。程绪“富甲一方,号四门程十万公,汊口溪西四门程,由此后居闵口”。【(明)《汊川程氏世系谱》(手抄本),第二页】程绪的后代有人迁居湖北郢州(今湖北钟祥境内);再后来,有人从郢州迁居江西建昌府。
两个“十万公”、两个都从汊口迁居闵口、两个江西建昌支派,使得事情有些复杂。后来从江西建昌得到处士(程巽—亮公五世孙,“小十万公”程绪的祖父)郢州支派的族谱,才理清了程氏建昌支派与“十万公”的关系。原来,程南云属于程钜夫的后代,是从湖北郢州迁到江西建昌的,属于“小十万公”一派,即程沄的后代。
到了嘉靖年间,江西盱江(也属建昌府)人程栉的主持“大十万公”程渝的后人会谱,当时参加会谱的主要是三大派:休宁闵口、富溪和江西建昌。由程栉主持,编写了《十万程氏会谱》,他们都是程渝的后代。
事情至此并没有结束,嘉靖年间(公元1522-1566年),汊口秀才程梦龙对两个“十万公”的并存提出质疑,写了一册《程十万辨》,由闵口解元程应徵作序。程梦龙自诉写作原因是:“今年,族众以别派妄认吾族祖‘十万公’,编刻诗序,布满四方,虽曰
蝉鸣蛙闹,诚恐以伪为真。乃汇吾族先达英贤相传序记、派系,有关‘十万公’者,集为一轶,以告宗亲高明,剖析真伪。”程梦龙这段话的背景可能就是《十万程氏会谱》。《十万公辨》的焦点在于程沄是否有程渝这个兄弟。程梦龙认为,根据程洎(程沄的长兄)的后代提供的一本篁墩程氏家谱,其中并无程渝其人。该家谱写着:程沄的父亲程珍一共生了八个儿子:洎、沚、浑、泽(早卒)、沄、湘、淘和汾,即所谓“珍公八子”,没有“渝”。
      汊口和富溪相距十五里路程,在历史上本是两个以程氏为主体、世代和睦相处的村庄,《十万公辨》的出现就像一颗炸弹,引爆了两村程姓族群的矛盾。
        世居富溪的老儒生程瞳对于《十万公辨》中“始有珍公八子八房,而无我始分之祖渝公;终辨我富溪先曾祖‘十万公’之为非”强烈不满,又说“瞳见其(指程梦龙)援引,考其议论,自相矛盾者有之,不识真膺者有之,未窥其藩篱者有之。窃惟祖宗之受诬,为子孙者苟能知其实,顾可不遮其实以雪其诬哉?不知其实,不知也;不雪其诬,不孝也,其可为子孙乎?”程瞳因祖宗受诬气愤万分。
         程瞳是远近知名的老儒生,时年已经七十多岁,他以《谱辨》和《珍公八子考》予以回击,程瞳认为,篁墩程氏家谱“祖孙相传,多历年数,文字漫灭,世次不明”,不可全信,并举出外姓学者勿斋先生的《德秀行状》为证:程渝“居汊川,号四门程;迁闵川,号十万程;有‘十万公’墓在焉者是也”。
       汊口人对程瞳的答辩表现得几乎失去理智,用各种方法对程瞳进行报复。汊口人“大发雷霆之怒,下责丘山之罪……今当伺其出入,绝其食,羁絷之,羞辱之,一曰拔其髯,鞑其背,一曰幽囚之,绝其食,使不毙于吾人之手不信也”。
       对于汊口人的过度反击,程瞳感到事态严重,整个富溪会因他而羅致大祸,于是致函汊口程梦龙,主动要求和解;并表示,可以上门负荆请罪。
        汊口人还是不依不饶,表示要断绝交通,堵住富溪进出的咽喉,逼其就范。这一招使程瞳不寒而栗,因为汊口是富溪进出的要道,封锁交通无疑是将富溪逼上绝路。
于是程瞳四处致函求救,先是写信给族亲程应徵(解元),得到的回复是汊口人用武力解决问题是“道路传闻,未必皆实……事出族众一朝之忿,今已融释,解纷息争……必不扼人以险”,就是说,你放心吧,富溪人路过汊口必不会遇到刁难。
      程瞳对程应徵的话并不相信,因为程应徵氏《十万公辨》的序作者,程瞳认为他和程梦龙是合伙在诈富溪人;于是又先后求助社会名流吴斯望(程梦龙的舅舅)和孙光宇(执事,相当于乡长助理)。
程瞳的努力收到宗族和社会各界的重视,社会贤达和宗族长老纷纷出面,要求汊口族人通晓情理、序尊卑长幼、交友言而有信。在各界人士的调停下,总算度过了这场危机。
       大小“十万公”生活的年代,距离当今已经分别过去了六百多年和三百多年,事实真相难以还原。因此,危机的解决回避了“谁对谁错”,而从家族团结的大局出发,搁置争议,重新和好。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宣传达人 突出贡献

发表于 2018-6-17 05:47:58 |显示全部楼层
“十万公”风波从开始到平息,说明两个问题:程氏家族有着强烈的宗族意识,宗族荣誉感和对先人的虔诚,无论汊口,抑或富溪都是如此。第二,宗族道德和教化是缓解社会矛盾、维护社会秩序的重要力量。老话说,“五百年前是一家”,又说“一笔写不出两个程字”,都是对你族势力和宗族权威的概化和通俗化,已被人们普遍接受,成为解决宗族内部矛盾的利器。
汊口和富溪这两个以程姓居民为主的村庄,有着相同的自然风貌,有着相同的人文、社会传统,耕读传家,代有才人。在一千多年的历史长河里,汊口和富溪关系亲密,相处和睦,像养在深闺中的两姐妹,像深山里的两朵映山红。“十万公”风波只是一个历史插曲,并没有对两个村庄的关系造成负面影响。(摘)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发表于 2018-6-20 18:09:04 |显示全部楼层
《汊川往事越千年》,好资料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宣传达人 论坛元老

发表于 2018-6-24 20:27:08 |显示全部楼层
“蝉鸣娃闹”是否应为“蝉鸣蛙闹”?
"程瞳因祖宗受诬气氛万分。"中“气氛”似乎应是“气愤”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发表于 2018-6-24 21:09:36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姓子孙 于 2018-6-24 21:11 编辑
程光华 发表于 2018-6-24 20:27
“蝉鸣娃闹”是否应为“蝉鸣蛙闹”?
"程瞳因祖宗受诬气氛万分。"中“气氛”似乎应是“气愤”。

是录入错误,原文并不错,原文是“蝉鸣蛙闹”和“气愤”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发表于 2018-6-24 21:14:37 |显示全部楼层
程光华 发表于 2018-6-24 20:27
“蝉鸣娃闹”是否应为“蝉鸣蛙闹”?
"程瞳因祖宗受诬气氛万分。"中“气氛”似乎应是“气愤”。

本家细心,谢谢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宣传达人 突出贡献

发表于 2018-6-25 04:44:22 |显示全部楼层
程姓子孙 发表于 2018-6-24 21:09
是录入错误,原文并不错,原文是“蝉鸣蛙闹”和“气愤”。!

是的,录入有误哦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发表于 2018-6-25 18:38:56 |显示全部楼层
程光华 发表于 2018-6-24 20:27
“蝉鸣娃闹”是否应为“蝉鸣蛙闹”?
"程瞳因祖宗受诬气氛万分。"中“气氛”似乎应是“气愤”。

录错已更正了,谢谢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发表于 2018-7-21 22:19:55 |显示全部楼层
两“十万公”生活的年代距今应该不止“六百年”和“三百年”吧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活跃会员 热心会员 宣传达人 突出贡献

发表于 2018-7-22 05:43:50 |显示全部楼层
程钧敏 发表于 2018-7-21 22:19
两“十万公”生活的年代距今应该不止“六百年”和“三百年”吧。

一是唐末,一是宋末吧?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社区首页| 家园首页| 群组首页|Archiver|手机版|程氏家谱网 ( 苏ICP备12036401号 )  

GMT+8, 2019-8-19 16:06 , Processed in 0.079487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Templates yeei! 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