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程氏家谱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462|回复: 4

二程粹言 [复制链接]

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17-12-27 17:33:00 |显示全部楼层
宗法
所谓宗者,以己之旁亲兄弟来宗於己,所以得宗之明,非己宗於人也。
宗子者,谓宗主祭祀也。
宗子之法不立,则朝廷无世臣。宗法须是一二巨公之家立法。宗法立,则人人各知来处。
立宗非朝廷之所禁,但患人自不能行之。
凡小宗以五世为法,亲尽则族散。若高祖之子尚存,欲祭其父,则见为宗子者。虽是六世七世,亦须计会今日之宗子,然后祭其父。宗子有君道。
程、苏之姓传於天下者不蕃,至如张王李赵、虽其出不一,要之其姓蕃衍,此亦受姓之祖,其流之盛,固有定分也。
士大夫必建家廟、廟必东向,其位取地洁不喧处。设席坐位皆如事生,以太祖面东、左昭右穆而已。男女异位,盖舅妇生无坐也。姑妇之位矣同。太祖之设,其主皆刻木牌,取生前行第或衔位而已。妇各从夫。每月告朔,茶酒。四时:春以寒食、夏以端午、秋以重阳、冬以长至,此时祭也。每祭讫,则藏主於北壁夹室。拜坟则十月一日拜之,感霜露也。寒食则又从常礼。祭之饮食,则称家有无。祭器坐席,皆不可杂用。廟门,非祭则严扃之,童孩奴妾皆不可使亵而近也。
收族之义,止为相与为服,祭祀相及。
祭,非主则无依,非尸则无享。
家祭,凡拜皆当以两拜为礼。今人事生,以四拜为再拜之礼者,盖中间有问安之事故也。事死如事生,诚意则当如此。至如死而问安却是渎神。若祭祀有祝、有告、谢神等事,则自当有四拜、六拜之礼。
祭祀须别男女之分。生既不可杂坐,祭岂可杂坐。
交神明之意,当在事生之后,则可以尽孝爱而得其饗。全用古事,恐神不享。
今无宗子法,故朝廷无世臣。若立宗子法,则人知尊祖重本。人既重本,则朝廷之势自尊。古者子弟从父兄,今父兄从子弟,由不知本也。且如汉高祖欲下沛时,只是以帛书与沛父老,其父老便能率子弟从之。又如相如使蜀,亦移书责父老,然后子弟皆听其命而从之。只有一个尊卑上下之分,然后顺从而不乱也。若无法以联属之,安可?且立宗子法,亦是天理。譬如木,必从根直上一杆,亦必有旁枝。又如水,虽远、必有正源,亦必有分派处,自然之势也。然又有旁枝达而为杆者。故曰:“古者天子建国,诸侯夺宗云。”
凡言宗者,以祭祀为主,言人宗於此而祭祀也。“别子为祖”,上不敢宗诸侯,故不祭;下亦无人宗之,此无宗亦莫之宗也。别子之嫡子,即继祖为大宗,此有大宗无小宗也。别子之诸子,祭其别子,别子虽是祖,然是诸子之祢。继祢者为小宗,此有小宗而无大宗也。有小宗而无大宗,此句极难理会。盖本是大宗之祖,别子之诸子称之,却是祢也。
古所谓支子不祭者,惟使宗子立廟,主之而已。支子虽不得祭,至於斋戒,致其诚意,则与主祭者不异。可与、则以身执事;不可与、则以物助,但不别立廟为位行事而已。后世如欲立宗子,当从此义。虽不祭,情亦可安。若不立宗子,徒欲废祭,适足长惰慢之志,不若使之祭,犹愈於已也。
嫂叔无服,先王之权。后圣有作,虽复制服可矣。
师不立服,不可立也。当以情之厚薄,事之大小处之。如颜闵於孔子,虽斩衰三年可也。其成己之功,与君父并。其次各有浅深,称其情而已。下至曲艺,莫不有师,岂可一概制服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孝悌
凡人家法,须令毎有族人远来、则为一会以合族,虽无事亦当毎月一为之。古人有花树韦家宗会法可取也。然族人毎有吉凶嫁娶之类更须相与为礼,使骨肉之意常相通,骨肉日疏者,只为不相见情不相接尔。程正叔言:同姓相见当致亲亲之意,而不可叙齿以拜。盖昭穆高下,未可知也。
今人多不知兄弟之爱。且如闾阎小人,得一食、必先以食父母,夫何故?以父母之口重於己之口也。得一衣,必先以衣父母,夫何故?以父母之体重於己之体也。至於犬马亦然。待父母之犬马,必异乎己之犬马也。独爱父母之子,却轻於己6之子,甚者至若仇敌,举世皆如此,惑之甚矣。
世人多慎于择婿,而忽于择妇。其实婿易见、妇难知,所系甚重,岂可忽哉!
后世骨肉之间、多至仇怨忿争,其实为争财。使之均布、立之宗法,官为法则无所争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葬法
世间术数多,惟地理之书最无义理。祖父葬时亦用地理人,尊长皆信,惟先兄与某不然。后来只用昭穆法。或问:“凭何文字择地”,曰:“只昭穆便是书也,但风顺地厚处足矣。”某用昭穆法葬一穴,既而尊长召地理人到葬处,曰:“此是商音绝处,何故如此下穴?”某应之曰:“固知是绝处,且试看如何。”某家至今,人已数倍之矣。
程氏自先生兄弟,所葬以昭穆定穴、不用墓师,以五色帛埋旬日,视色明暗,卜地气善否。
范淳夫之葬、先生为之经理,掘地深数丈不置一物。葬之日,招左近父老犒以酒食示之。其后发冢者相继,而淳夫墓独完。
有死而复苏者,故礼三日而敛。然赵简子七日犹苏,虽蛆食其舌鼻犹不害。唯伏地甚者,遂致井腹肿背冷。故未三日而敛,皆有杀之之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教育
古有教,今无教。以其无教,直坏得人质如此不美。今人比之古人,如将一至恶物,比一至美物。
孔子教人各因其材,有以政事入者,有以言语入者,有以德行入者。
古者家有塾、党有痒,故人未有不入学者。三老坐於里门,出入察其长幼揖让之序。如今所传之诗,人人讽诵,莫非止於礼义之言。今人虽白首,未尝知有诗,至於里俗之言、尽不可闻,皆系其习也。以古所习,安得不善?以今所习,安得不恶?
以书传道与口相传,煞不相干。相见而言因事发明,则并意思一时传了,书虽言多、其实不尽。
明道先生每与门人讲论、有不合者,则曰“更有商量”,伊川则直曰“不然”。
忧子弟之轻俊者,只教以经学念书,不得令作文字。
子弟凡百玩好皆夺志。至於书札,於儒者事最近,然一向好著,亦自丧志。如:王、虞、颜、柳辈,诚为好人则有之。曾见有善书者知道否?平生精力一用於此,非惟徒费时日,於道便有妨处,足见丧志也。
子厚(张载)以礼教学者,最善。使学者先有所据守。
学礼者考文,必求先王之意,得意乃可以沿革。
人或以礼官为闲官。某谓:礼官之则最大,朝廷一有违礼,皆礼官任其责,岂得为闲官?
大凡礼必须有义,礼之所尊尊其义也。失其义、陈其数,祝史之事也。
礼乐不可斯须去身。
人或劝先生以加礼近贵。先生曰:“何不见责以尽礼,而则之以加礼?礼尽则已,岂有加也?”
行礼不可全泥古,须当视时之风气自不同,故所处不得不与古异,如今人面貌自与古人不同。若全用古物亦不相称,虽圣人作须有损益。
今行冠礼,若制古服而冠,冠了又不常著、却是伪也。必须用时之服。
居今之时,不安今之法令非义也。若论为治不为则已,如复为之,须于今之法度内处得其当,方为合义。若须更改而后为,则何义之有。
教人未见意趣,必不乐学。欲且教之歌舞,如古诗三百篇,皆古人作之。如《关雎》之类,正家之始,故用之乡人,用之邦国,日使人闻之。此等诗、其言简奥,今人未易晓。别欲作诗,略言教童子洒扫应对事长之节,令朝夕歌之,似当有助。
圣人於文章,不讲而学。盖讲者有可否之疑,须问辨而后明。学者有所不知,问而知之,则可否自决,不待讲论。如孔子之圣德,惟官名礼文有所未知,故问於郯子、老子,既知则遂行而已,更不须讲。
与学者语正如扶醉人,东边扶起却倒向西边,西边扶起却倒向东边,终不能得他卓立中途。
伊川以《易传》示门人曰“只说得七分,后人更须自体究。”
王信伯问学於伊川曰:“愿闻一言”,先生曰:“勿信吾言,但信取理”
伯淳昔在长安仓中闲坐,后见长廊柱、以意数之,已尚不疑,再数之不合。不免令人一一声言而数之,乃与初数者无差,则知越著心把捉,越不定。
日再中、只是新垣平诈言也,史册实之、后世遂以为诚然。如丁谓天书之类、当时人却未必全信,却是后世观史者已信矣。
孟子才髙学之无可依据,学者当学颜子、入圣人为近,有用力处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养性      
养心者,且须是教他寡欲,又差有功。
好胜者灭理,肆欲者乱常。
富贵骄人固不善,学问骄人害亦不细。
内直则其气浩然,养之至则为大人。
诚者合内外之道,不诚无物。
忿懥,怒也。治怒为难,治惧亦难。克己可以治怒,明理可以治惧。
饮酒不可使醉,不及乱者,不独不可乱志,只血气亦不可使乱,但使浃洽而已可也。
理则须穷,性则须尽,命则不可言穷与尽,只是至於命也。
知止则自定、万物挠不动,非是别将个定来助知止也。
学者好高语高,正如贫人说金,说黄色说坚软,道他不是又不可,只是好笑。不曾见富人说金如此。
学莫大於致知,养心莫大於礼义。古人所养处多,若声音以养其耳,舞蹈以养其血脉。今人都无,只有个义理之养,人又不知求。
“性相近也”,此言所禀之性,不是言性之本。孟子所言,便正言性之本。
有人劳正叔先生,曰“先生谨于礼四五十年,应甚劳苦。”先生曰“吾日履安地,何劳何苦?佗人日践危地,此乃劳苦也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为学
生而知之,学而知之,亦是才。问:“生而知之要学否?”先生曰:“生而知之固不待学,然圣人必须学。”
有有德之言,有造道之言,有述事之言。有德者,只言己分事。造道之言,如颜子言孔子,孟子言尧舜。只是造道之深,所见如是。
学也者,使人求於内也。不求於内而求于外,非圣人之学也。何谓不求於内而求于外?以文为主者是也。学也者,使人求於本也。不求於本而求於末,非圣人之学也。何谓不求於本而求於末?考详略、采同异者是也。是二者皆无益於身,君子弗学。
今之学者有三弊:一溺於文章,二牵於训诂,三惑於异端。苟无此三者,则将何归?必趋於道矣你!
古之学者一,今之学者三,异端不与焉。一曰文章之学、二曰训诂之学、三曰儒者之学。欲趋道,舍儒者之学不可。
学者全要识时。若不识时,不足以言学。颜子陋巷自乐,以有孔子在焉。若孟子之时,世既无人,安可不以道自任。
学者多蔽於解释注疏,不须用功深。
学者全体此心,学虽未尽,若事物之来不可不应,但随分限应之,虽不中不远矣。
学者须敬守此心不可急迫,当栽培深厚涵泳于其间,然后可以自得。但急迫求之,只是私己,终不足以达道。
学者须学文,知道者进德而已。有德则“不习无不利”,“未有学养子而后嫁”,盖先得是道矣。学文之功,学得一事是一事,二事是二事,触类至於百千、至於无穷,亦只是学、不是德。有德者不如是。故此言可为知道者言,不可为学者言。如心得之,则“施於四体,四体不言而喻”。譬如学书,若未得者、须心手相须而学;苟得矣,下笔便能书,不必积学。
凡学之杂者,终只是未有所止,内不自足也。譬之一物悬在空中,苟无所依著、则不之东则之西,故须著模佗别道理,只为自家不内足也。譬之家藏良金、不索外求,贫者见人说金、须借他底看。
古之学者,先由经以识义理,盖始学时,尽是传授。后之学者却先须识义理,方始看得经。如易,系辞所以解易,今人须看了易,方始看得系辞。
今日学者,惟有义理以养其心。若威仪词让以养其体,文章物采以养其目,声音以养其耳,舞蹈以养其血脉,皆所未备。
今之为学者如登山麓,方其迤逦莫不阔步,及到峻处,便逡巡。
所见所期,不可不远且大,然行之亦须量力有渐。志大心劳,力小任重,恐终败事。
“不能反躬,天理灭矣。”天理云者,百理具备,元无少欠,故“反身而诚”,只是言得已上,更不可道甚道。
学者所贵闻道,执经而问、但广闻见而已。然求学者不必在同人中,非同人又却无学者。
治世
圣人不可知,谓圣人之至妙,人所不能测。
先王之世以道治天下,后世只是以法把持天下。
后世人理全费,小失则入於夷狄,大失则入於禽兽。
言有多端,有有德之言,有造道之言。有德之言说自己事,如圣人言圣人事也;造道之言则知足以知此,如贤人说圣人事也。
圣人之语因人而变化,语虽有浅近处,即却无包含不尽处。如樊迟於圣门、最是学之浅者,及其问仁,曰“爱人”,问知,曰“知人”,且看此语有甚包含不尽处?他人之语,语近则遗远,语远则不知近,惟圣人之言,则远近皆尽。
造道深后虽闻常人语,言浅近事、莫非义理。
学者不必远求,近取诸身,只明人理,敬而已矣,便是约处。易之乾卦言圣人之学,坤卦言贤人之学,惟言“敬以直内,义以方外,敬义立而德不孤”。至於圣人,亦只如是更无别途。穿凿系累,自非道理。故有道有理,天人一也,更不分别。浩然之气乃吾气也,养而不害则塞乎天地;一为私心所蔽则焰然而馁,却甚小也。“思无邪”“无不敬”,只此二句循而行之,安得有差?有差者,皆由不敬不正也。
医家以不认痛痒谓之不仁,人以不知觉不认义理为不仁,譬最近。
俗人酷畏鬼神,久亦不复敬畏。
仲尼於《论语》中未尝说神字,只於《易》中,不得已言数处而已。
传经为难。如圣人之后才百年,传之已差。圣人之学若非子思、孟子,则几乎息矣。道何曾息?只是人不由之。道非亡也,幽、厉不由也。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7-12-29 15:32:24 |显示全部楼层
二程粹言:
一是宗法,
二是孝悌,
三是葬法,
四是教育,
五是养性,
六是为学,
七是治世。


上述七个方面,看的不少,但没有宗亲留言......德宝宗亲用功了!点击留言,表示来过了......

与原注册【ID:55785】同行,继续努力学习!!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17-12-30 08:05:46 |显示全部楼层
程良军-湖北 发表于 2017-12-29 15:32
二程粹言:
一是宗法,
二是孝悌,

谢谢。仓促之间分类不是很科学,摘取的也不很准确,只是觉得二程理学作为家族的荣耀应该受到应有的重视。大部头深奥的义理寻常人是不得其门的,伊川祖所作《先公太公家传》和一些语录,言简意赅深入浅出、很值得有益于此的宗亲学者阅读,尤其是那些具有时代性的话语。
今行冠礼,若制古服而冠,冠了又不常著、却是伪也。必须用时之服。
以书传道与口相传,煞不相干。相见而言因事发明,则并意思一时传了,书虽言多、其实不尽。
王信伯问学於伊川曰:“愿闻一言”,先生曰:“勿信吾言,但信取理”
富贵骄人固不善,学问骄人害亦不细。
饮酒不可使醉,不及乱者,不独不可乱志,只血气亦不可使乱,但使浃洽而已可也。
日再中、只是新垣平诈言也,史册实之、后世遂以为诚然。如丁谓天书之类、当时人却未必全信,却是后世观史者已信矣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发表于 2017-12-30 15:31:46 |显示全部楼层
得宝,好!
二程粹言,富有哲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2

发表于 2018-8-19 00:00:02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匆匆过目,略知其意。二程粹言,哲理深奥。有空再来,领略真谛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社区首页| 家园首页| 群组首页|Archiver|手机版|程氏家谱网 ( 苏ICP备12036401号 )  

GMT+8, 2019-1-21 05:35 , Processed in 0.060115 second(s), 1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Templates yeei! 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